多歧街

恋爱和春雪
微博@彳彳圭亍亍

今夜不关心人类

我靠 猝不及防被喂粮 色哥待我是太好了
这两人怎么这么好 这么可爱😭😭😭
只有这一颗星星是独一无二的 因为它以你的名字命名

西洲:

 @多歧街 救救啪叽掉进冷坑的色!


 


人们无所事事,我也无所事事,只有爱情、剑、马的四蹄。*


 


格瑞降落在一颗无人小行星上,这颗星球有多小呢,大概两三个小时就能走完。格瑞绕着它走了三圈,没有飞船经过,在这期间,有一半的时间他走在黑暗里。但是没有关系,没有飞船停泊,意味着不会撞到人,不会有拥挤的感觉,这和他家乡的那颗星球是不同的,那里人来人往,每个人背着重物,一刻不停地行走,周围黄沙漫天,看不清彼此的脸,凑近了发现每个人都咬牙切齿,紧皱着眉头。比起那个巨大的、分不清昼夜的星球,格瑞更喜欢现在这个,他已经走了十万两千步,飞船仍没有来。或许飞船不会来了,坐标上找不到这里。如果格瑞想看日出,那么计算好时间跑到星球背面,寒冷与黑夜同时消退,若是足够幸运,能看到流星群一闪而过。他有时候觉得孤独,但这种感觉又像是理所当然,孤独属于这颗小行星。


很多个黑夜过去,格瑞准备离开了,虽然找不到航线,找不到同伴,但他总有办法离开。他站起身,向前迈出一步,抬头……然后见证嘉德罗斯从天而降。这个出场方式稀奇古怪,此刻他们互不相识。星球剧烈震动,扬起尘土,古怪来客跳出被自己砸出的深坑,毫不客气地问,这是哪里?格瑞回答,没有名字的小行星。对方又问,那你干吗不给它取个名字呢——我宣布,从今天开始,这颗星就叫“嘉德罗斯的小行星”星了!


格瑞没能顺利离开,嘉德罗斯拉着他逛遍整个星球,作为星球的新主人,他决定开辟花园、游泳池,下一步准备建造城堡。格瑞打断他的幻想,告诉他,这颗星球上没有水、没有风、没有花的种子,你想做的都不可能完成。嘉德罗斯,比他矮上一个头的少年,不解道,为什么不行?我也是这样被造出来的啊,在没有水、没有风、没有花的玻璃容器里,午夜十二点,我睁开眼睛,到了第二天,有人对我说我的名字叫嘉德罗斯,于是我就变成了嘉德罗斯——我本来有机会成为一朵花,或者一颗星,不是吗?


嘉德罗斯并不知道花是什么模样,他只在飞船上听人谈起过。于是格瑞开始跟他讲粉色的羽扇豆、绿色的鸡爪槭、簌簌的紫藤、长绒毛的红千层。嘉德罗斯怔怔地盯着地上潦草的简笔画,一言不发。格瑞看他低落的样子,正要安慰,嘉德罗斯扭头沮丧地说,格瑞,你画得真是丑啊!


格瑞隐忍道,你才是吧,安分一点不好吗。“嘉德罗斯的小行星”星并没有因为嘉德罗斯的到来就开出花,生出泉水,和宇宙中所有籍籍无名的小行星没有分别,就算嘉德罗斯为它郑重其事地取了名,它也不是嘉德罗斯的。格瑞迟迟不告诉嘉德罗斯真相,真相重要吗?嘉德罗斯会为一颗注定孤独的星球难过吗?等到他们登上飞船离开,站在巨大的甲板上,行星如同尘埃漫溯。


格瑞问,嘉德罗斯,你准备什么时候走?


嘉德罗斯正用他的那根棍子描摹着格瑞的图画,奇怪地看他,可是这是我的小行星哎!


格瑞说,不是你的……


嘉德罗斯不说话了。过了一会儿,他拍拍身上的泥土,向一望无际的星辰走去,他说,好吧,那么我就去找一颗有风、有水、有花的星球好了。


顺着嘉德罗斯离去的轨迹,格瑞惊讶地发现地上星星点点的水痕,那是这颗贫瘠小行星上第一次出现水——下一秒便钻进沙土中消失不见了。


 


 


 


*海子《雪》

   
© 多歧街 | Powered by LOFTER
评论(2)
热度(74)